登录 | 免费注册
bbin电子游戏 > 学院 > 技巧 > 基础 > 正文

逆向思维出大片

更新时间:2018-11-22 18:33:53点击次数:1261次字号:T|T

图文:吴铁壁

最近发了几组片子,有影友问我怎样才能拍出好片、大片?我的回答是既要有技术,又要有思想观念的更新。对技术大家都比较注重,而对思想观念更新的认识还重视程度不够。我认为,这个问题很重要。只有思想更新,技术才能得到充分发挥。为此,将我在2018年《大众摄影》第二期发表的《逆向思维玩摄影》文稿转上,希翼对大家有所帮助。


拍片到一定程度,都会遇到一个瓶颈:不知该怎样拍,不知拍什么。也是,拍风光吧,该去的景点都去过了;拍花卉吧,常见的就那么几种,年年拍,怎么出新?这是前进中必然会遇到的问题,只有突破这一瓶颈,摄影的水平才能上到一个新台阶。

瓶颈产生的原因不在技术,在于对摄影的理解和认识,在于思维方式。只要换一种思维方式或许就会从“山重水复”,走向“柳暗花明”。

敢于对“像”说“不”


当大家举起相机瞄向被摄的物体,无论是拍人、拍场景、还是拍自然,潜意识都是“还原”。因此,很自然地把照得像不像作为评价摄影活动与照片的基本标准。拍照一定要“像”吗?当然不能一概而论,资讯摄影、纪实摄影、标本摄影,甚至到此一游的纪念照须拍得“像”、拍得“真”不仅必要而且必需,但是对自然、风光、花卉、静物、人像的创作来说如再拘泥于“像”、拘泥于“真”那就只能是作茧自缚了。如能突破这一认识,思维方式从求“像”,求“真”,变为求“美”,就会为自己开辟一个新天地。

以坝上拍摄为例:为什么很多人认为坝上拍片出新难,试想,景点就那么几个,拍的又都是白桦树,目的又都是求“像”,出新能不难吗?

但是,如果变换思维角度,摆脱“像”的束缚,那就有可能拍出属于自己,与众不同的片子。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 三拐子沟 2015年秋

我将相机在三脚架上固定好,构好图后,选择在多重曝光选择3次。拍摄时,第1次用自动对焦,实焦曝光;机位保持不动,用手动对焦,稍稍转动对焦环,虚焦曝光;第2次曝光保持机位不动,手动对焦,稍稍旋转对焦环使主体变虚,曝光;第3次曝光仍保持机位不动,手动对焦,旋转对焦环幅度大些,进一步虚化桦木林,3次曝光在机内合成,夸张地展现出白桦树林的另一种美。这说明,只要摆脱了“像”的束缚,创作中就会尽可能地发挥想象力,拍出与众不同的作品。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2 大别山木梓树(学名乌桕)

这种树的叶子秋天变红,非常漂亮,按常规办法也能拍出很不错的片子。由于当时用的相机没有多次曝光功能,这张照片是由一实一虚两张照片合成的。具体方法是第一张实焦,机位保持不动,手动对焦,拧动对焦环,虚焦。两张片子通过App合成。合成后的片子,高度虚化,美轮美奂,但与现实的树相比已是面目全非了。

中国的绘画大师齐白石说:“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法国印象派的大师塞尚说:“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重复现实……”

这些大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值得借鉴。

“他们是绘画,摄影如果照得不像还叫摄影吗?”

这是混淆了照相机和摄影创作的界限,摄影是人通过照相机来完成的活动。照相机的功能是复制,但操纵照相机的是人,而人是有创造力的。特别是随着工业、科技进步,相机的质量越来越好,功能越来越多,把物体“照得像”已不再是什么难事。况且,许多相机都设置了多重曝光、高速、慢速等功能,其目的就是丰富创作手段。用这些功能拍出来的片子是超现实的,不“像”眼晴所见的景物,但能说这不是摄影吗?

摄影,不仅要有“形”而且要有”神”


端起相机之初,我是哪的景好到哪拍,哪朵花美拍哪朵。几年下来,拍景吧,元阳、霞浦、坝上……在这些地方拍出的片子几乎与影友的片子雷同,没有自己的特色;拍花吧,是“去年花一朵,今年一朵花”。不仅没有本质差别,而且怎么看都是“标本”,没有生命力。

“大家有些作品,之所以缺乏动人的艺术形象,其中原因之一正在于:编辑过于拘泥客观写真,缺乏(甚至放弃)加入自己的主观投入,只是用基本技巧,较好地再现客观景物,而不是借景抒发自己的意气”(杨恩璞《摄影美学基础》)。在阅读了更多的美学论著后进一步了解到,世界有两大美学体系:一是以西方偏重客观摸拟,以人物、典型为核心的再现美学;二是中国偏重于情景交融,以意境、韵味为核心的表现美学。

能不能用中国美学来引导摄影实践呢?中国美学的核心是“意境”“韵味”不仅主张“天人合一”“神形兼备”“气韵生动”,而且强调贵“神”“见”“形”,把“主观投入”摆到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使我认识到,摄影不仅是为了拍“形”,而是在拍“感觉”。

我尝试着把这些理念应用到摄影创作实践中后,不再追求“真实”“还原”“画质”,拍摄时也不仅仅去刻画被摄体的轮廓,而是着眼“意境”,注重抒发自己的感受、抒发自己对美的认识和诉求,追求“神形兼备”“恍兮惚兮”“似与不似”的艺术效果。因此,现在拍摄时我不再盲目按快门,而是通过观察寻找感觉,意在“镜”先,将看到的景物在头脑里分析综合,组成新的画面,再通过适当的方式如多重曝光、晃动相机等,使拍出的景物夸张、变形、抽象,力求使自己的作品既有外形、又有神韵、栩栩如生。如下图。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3 两张片子叠加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4 一次曝光直接拍摄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5 摇拍法晃动相机1次曝光完成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6摇拍法晃动相机1次曝光完成


前景,能为作品增光添彩


中国人生来含蓄,越来越多的摄影者喜欢拍有实有虚的片子。的确,虚实结合好的片子有意境、有韵味,但虚哪实哪呢?常见的做法是以背景的虚衬托主体的实,因此在拍摄时力求躲开障碍物,镜头与主体之间越干净越好。这还是沿用“照像”的习惯来创作。如果摈弃这种习惯,換一个思维方式就会发现,一些令人生厌的障碍物恰恰是能为作品增光添彩的前景。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7 白桦林 摄于坝上

我不甘心为眼前的白桦林拍“标准像”,四处寻觅,发现脚下半人高的荒草可以利用。我将相机的机位降至最低,用500毫米的折反镜头,手动对焦,拧动对焦环,穿过茂密的荒草使远处的白桦林越来越清晣而镜头前的荒草则高度虚化成雾状,调整相机的俯仰,“雾”与树干形成渐变过渡,按下快门。看,普通的白桦林宛如飘在云里,一幅与众不同的作品完成了,为片子增色的诀窍就是将看似无用的荒草作了前景。

图8、图9使人联想起“雾里看花”的成语。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8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9

当时是没有雾的,图8的雾是由一株白丁香作了前景,图9是用了一株残败的玉兰花作了前景,方法都是将相机靠近甚至贴近前景――丁香和玉兰花,手动对焦,前景虚化成雾状,使主体在“雾”中时隐时现。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0 北京明城墙遗址 逆光拍摄

梅花盛开时,选花枝较多的花枝作前景。拍摄时用500毫米折反镜头尽量靠近选中的花枝,手动对焦,缓缓旋转对焦环,此时紧紧盯住取景框,隨着焦距变换,里面犹如万花筒千变万化,当呈现出满意画面时果断按下快门。用这种方法在场景不变、机位不动的情况下可拍出若干不同的画面,我把这种虚化前景的拍法称为穿透法。

运用穿透法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1.最好选用长焦镜头,焦距越长效果越好;

2.要处理好镜头、障碍物、主体、背景的关系。障碍物与镜头距离越近、与主体及背景越远,虚化效果就越明显。

3.要注意前景颜色搭配。如果想达到热烈的效果,可以选择红色、黄色等暖色调作为前景,如果想达到静谧温柔的效果,可以选择白色、蓝色等冷色调作为前景。

4.需用手动对焦环来完成对焦。

5.机身的稳定很重要,建议使用三脚架和快门线。

“坏天”与”好天”


摄影人说,摄影是靠天吃饭。这话有一定道理,但什么样的天气才是摄影的理想天气呢?

一次,随一个摄影团在坝上阿斯哈图拍片。天雾蒙蒙的,而且下着小雪。见一位摄影师抱着相机往车上走,我问:“老师,不拍啦?”,他说:“这鬼天气,通透度这么差,怎么拍?”通透度不够就拍不出好片吗?请看图11。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1

这是在北京顺义汉石桥湿地拍的。大家到汉石桥时太阳还未升起,天灰蒙蒙的,有一层薄雾,通透度很差。凭经验,我判断今天的太阳是个“鸭蛋黄”,看着远处叶子落尽的杨树林和近景深色的芦苇,展现在眼前的本身就是一幅天然的水墨画。心想,如果再加上一个亮点——理想的“鸭蛋黄”就更完美了。心想事成,太阳从树林中露脸,没有“光”、更没有“芒”,边缘清晰,色泽不妖不艳,真似一个“鸭蛋黄”,太理想了。我迅速调整机位,待太阳越过树稍时用变焦将它的大小调至与画面比例合适,拍下了这幅“国画”。

图12也是在汉石桥拍的,只不过这天雾要浓得多。这种天气能拍点什么呢?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2

这里来过多次,浓浓的雾已将昔日的汉石桥“装修”得面貌全非。湿地对面的景色吸引了我。雾,把其他杂乱的景物隐去,只有几棵身姿优美的柳树在跳舞,而前景犹如舞台下的观众,画面干净,主体突出,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美景,真是太有意思了。

除了通透度不好的雾天,风天也是许多摄影人的忌讳,认为风天难以拍出好片。

大家日常拍片,特别是花草一般都是求“真”、求“形”。这种片子“静”有余,而“动”不足,像标本,缺乏活力。而风天却能使世间万物动起来,为什么不能为我所用,拍出有生命力的片子呢?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3 摄于北京圆明园

当时,三四级的风把池塘里的荷花吹的东摇西歪。岸边有一株亭亭玉立的白荷花,较高的花枝随风摇曳,而伏在水面的荷叶却几乎不动,动静对比强烈。凭经验用慢速可以拍出具有动感的好片。我在三脚架上支稳相机,选用速度优先模式,通过取镜框紧盯荷花,观察摇摆的幅度,不断用拨轮调整快门速度,根据经验按下快门。拍完后回看,白色荷花拖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动感強烈,是一幅十分理想的片子。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4 摄于北京圆明园

当时风力有六七级,逆光下的一片芦苇给人一种“旄头漫卷”的意境。用速度优先模式,凭经验按下了快门。

有一句话:“人定胜天”,这只是表达了人类的美好愿望。做为一个摄影师,不能改变天气,但却可以顺应天气,在“老天爷”提供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能。

现在我很少在晴朗、通透度好的天气里拍片。晴朗天气固然可以拍出清晰、亮丽的片子,但容易流俗,缺乏个性。我认为的好天气,恰恰是阴天、风天、雾霾天、雨雪天。因为我崇尚中国美学“神形兼备”“气韵生动”的理念,而“坏”天气变化大,不仅可以使拍出的片子视角独特、个性鲜明,而且适合营造意韵、制造动感,正是实现这一理念的“好”天气。

莫让焦点成桎梏


焦点,是摄影人非常关注的话题:

有人认为,片子一定要有焦点,最起码有一点是清晰的;

有人认为,照片一定要体现摄影语言,摄影语言就是有焦点,清晰;

更有甚者,对焦点实行一票否决,凡焦点不实的皆为废片……

这些话在一定的阶段,在一定范围内不仅对,而且完全正确。

比如,在摄影初学阶段,要求照的清晰,焦点要实就非常正确,因为这是摄影的基本功,必须掌握;

再比如,资讯摄影、纪实摄影、科普宣传、标本制作……也须焦点实、拍得清晰。

但是,如果对所有的照片不问青红皂白,认为凡焦点不实的皆不可取、统统是废片就有失偏颇了。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5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6

这两张片子都是用摇拍法自下而上晃动相机拍成。由于相机始终是在“动”,所以不可能实焦,有固定、清晰的焦点。这两张片子是废品吗?这种拍法允不允许呢?

对于现在数以千万计的摄影大军来说,大多数人不是工作,而是爱好,是一种对美的追求。焦点实展现的是清晰美,焦点虚则展现出朦胧美。既然如此,何必为有没有焦点劳心伤神呢?

摄影可以约定俗成,但不应有一定之规,更没有必遵的法规。摄影是一种高度个性化的创作活动,我的相机我做主,完全可以任性一点。随着技艺的成熟、经验的积累,对美的认识会逐步深化,也会对美有更新、更高的追求。如果只有提高自己摄影的意愿,而认识上却冲不破“一定”、“必须”的束缚,愿望可能永远是愿望。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7

清晨,北戴河湿地公园的滩涂上有一只白鹭。逆光下,微风吹起的波纹泛起道道金光,似有似无地围在白鹭袅袅婷婷身躯的四周,如用大光圈高速拍摄很容易得到一张高画质的“玉照”。但这种构图,这种画面太普通了,缺乏新意。来点新鲜的!我选用速度优先,将快门速度定为四分之一秒,自动对焦后改为手动,在按快门的同时微微抖动了一下相机。用回放一看,比预想的还要好:一只白鹭成了三只,波纹泛起的金光成了优美的曲线,是一张用摇拍法拍出的好片。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8 白鹭

拍白鹭,特别是拍白鹭嘻戏打斗的场面,一般是用高速拍形态。用这种方法拍出的片子,白鹭姿态优美、毫羽毕现,很漂亮,但缺点是动感略嫌不够。我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将相机固定在三脚架上,选速度优先模式,快门速度定为每秒二十分之一,抓拍了这张白鹭打斗的画面。

其实,只要对美的认识有所突破,不再把实焦做为唯一选择,技术的应用可能反而简单了。如图19、图20,就是用最容易的虚焦法拍摄的。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19

逆向思维出大片


图20

方法是构好图后用手动对焦,拧动对焦环,使画面虚化,感到满意时按下快门就ok了。

所谓摇拍法就是晃动相机,上下左右甚至画圈都可以,图15、图16都是拍树,都是上下晃动,由于晃动快慢不同视觉效果就大不一样。

提醒一句,无论是用摇拍法还是其他方法拍片子,我一般都用三脚架。这样好控制,能保证质量。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BBIN电子游戏官网

主办:北京吾尚智鼎学问发展有限企业黑龙江分企业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BBIN电子游戏官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1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BBIN电子游戏官网
点击关注她的Tencent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